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图们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23:13:3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图们白癜风医院,平南白癜风医院,北京正规看白癜风医院,临沂治好白癜风,高安白癜风医院,墨脱白癜风医院,烟台治白癜风的中医

  

李祖春(中)生前在地灾现场巡查。通讯员 王忠虎 摄

5月5日,立夏,已入汛。

李庆明湿润着眼站在自家客厅的阳台向外望去,大宁河及对岸巫峡口左侧那个叫红岩子的山坡尽收眼底。山坡上,间或分布着一些房屋的废墟,其间,有5幢民房依然矗立着。

这个阳台,是他父亲李祖春临终前经常站立的地方——在这里远眺江对岸的红岩子。“站累了,他就在靠阳台的那张沙发上躺一会。精神稍微好些,他又站在了阳台前。”李庆明说,父亲生前最后几天总是反复嘀咕,“不知那5户村民的工作做通了没,马上要到汛期了,那里是滑坡地段,不尽快搬迁的话,危险!”

李祖春生前是巫山县龙门街道办事处龙江村村支部书记。为保证地灾避让搬迁区那800多名村民能在今年汛期到来前全部搬迁出去,他在被查出肝癌晚期后,仍坚守在工作岗位上,直到4月15日晚去世。

他的生命,定格在60岁。

地灾避让搬迁,是他这两年工作的重中之重

2015年6月24日,受降雨影响,位于巫峡口的红岩子山体出现滑坡,200余户村民紧急转移。随即,巫山县决定对滑坡区的村民实施地灾避让搬迁,涉及到龙江村两个社的832人、316户。

众所周知,拆迁这活,不好干!即使是这种地灾避让搬迁,同样矛盾重重、阻力重重。

李祖春本来长期患高血压,2014年突发脑溢血,手术后颅内安了支架,医生叮嘱他多休息,不能劳累。可自从红岩子搬迁启动以来,他就几乎没有休息过周末。“每天晚上10点以后才回来。”李祖春的妻子王振凤告诉记者。

“很多村民不愿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,还有的不理解政策,提无理要求,甚至弄虚作假想从中多捞些补偿款。”龙江村村主任柳景贵说,李祖春几乎天天都在村民家“泡”着,反复做工作,尽量帮他们解决实际问题。

可以说,红岩子村民搬迁,是龙江村,甚至整个龙门街道这几年的大事、难事,也是李祖春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生命最后一段时间,他仍将未搬迁村民的安危放在首位

“他去年下半年就时常说肝痛,我让他去医院检查,他每次都说‘忙完了再去’。”王振凤没想到,这一等,就是半年。

直到今年3月,李祖春才到西南医院作了全面检查,一查,已经是肝癌晚期!

“都这样了,他在住院期间还不省心。”说起丈夫,王振凤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“有两个村民长期在主城打工,街道干部无数次找他们谈搬迁的事,他们就是不同意,甚至连面也不见。老李到主城住院后,街道干部就让他趁机在主城找那两个村民谈谈。”

“老李和他家人都向我们隐瞒了他的病情,否则我怎会去劳烦他?”龙门街道人大工委主任赵月胜一脸沉痛地回忆道,“那天我一到主城就找到老李,他出面了,那两个村民才肯见我们。那天从中午一直到次日凌晨两点,辗转多处,我们一直在做村民何贵元和黄宗梅的工作,老李陪着直到脸色发白,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去休息。好在,何贵元终于同意了搬迁,但黄宗梅的工作依旧没做通。”

李祖春住院治疗了10多天,回到巫山的第二天上午,赵月胜的电话来了:“向远伦又来了,要求给他的猪增加补偿。这不符合政策嘛!他在我的办公室待了两个多小时了还不肯走,老李,只有你能劝他,麻烦你了。”

李祖春二话没说,披上衣服又出去了。

“他把向远伦的工作做通后,我有事给柳景贵打电话,才得知,老李患的是肝癌,而且已是晚期!”说到这里,赵月胜一脸内疚。

4月14日晚上,柳景贵再次到李祖春家看望,“他躺在沙发上,脸都浮肿了,还在问我们,剩下那5户怎么样了。他让我们一定抓紧,要赶在汛期到来前,确保他们都搬离危险区。”

4月15日一早,李祖春病情突然恶化,家人急忙送他到巫山县中医院抢救。当晚,李祖春在医院永远闭上了双眼。

这时,尚未从红岩子地灾区搬迁的村民,还有5户、13人!

好多村民只信任他,因为他一直是在摸到良心干工作

李祖春有着31年的党龄,2005年以来一直担任村支书,多次获评巫山县优秀共产党员。

“每次换届,他都是全票通过。”柳景贵说,李祖春脾气好,为群众着想,群众都信任他,而且好多村民只信任他。

龙江村有个村民叫向远华,因为说话声音大,脾气火爆,大家都叫他“火麻子”。多次做工作后,他终于签订了搬迁合同,可就是不同意拆房子。今年3月下旬的一天,龙门街道党委书记彭晓蓉再次找到向远华,让他尽快把房子拆了。向远华直摇头,说“我只跟李书记说”。

无奈,彭晓蓉只得请来李祖春。李祖春苦口婆心劝了两个小时,向远华终于同意拆房子。向远华刚走,李祖春就一下子瘫倒在凳子上,“我……我实在是来不起了!”

两天后,李祖春像平时那样站在自家阳台上,远眺着对岸的红岩子滑坡区。突然,他看到向远华的老房子垮了下去。他赶紧打电话给彭晓蓉,兴奋地说,“向远华的房子拆了!真的拆了。”

“我们有工作人员在现场。老李,你就安心养病吧!”彭晓蓉鼻子一酸,已经挂断的电话久久忘了放下。

“他有句口头禅——摸到良心说!”彭晓蓉告诉记者,李祖春这一生,一直是在“摸到良心”干工作。

去年,李祖春一个隔房亲戚隐瞒女儿在外地事业单位工作的事实,多领取了36000元地灾避让补偿款,李祖春知道后,坚决让他退出来。这亲戚当时就火了,“这钱反正是国家的,又不是你掏钱,你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了,又没人知道。你何必装怪?!”

李祖春坚持将此事向街道作了汇报,亲戚最终退出了多领的款项。

“当村干部近40年,从没在村上报过一分钱的餐费!”柳景贵和前任村主任欧平华都说,村干部有时难免在外吃工作餐,李祖春总说村里也不富裕,就把大家伙拉到他自己家里,让妻子做饭给大家吃,“他的家几乎成了我们的免费食堂。”

李祖春去世后,除了街道的干部,1000余名村民也自发前来送行,其中,有很多,是他生前“得罪”过的人。

彭晓蓉说,李祖春走后,她耳边总响起他去世前不久对她说的话——“彭书记,等我病好了,再继续去做那5户村民的工作,汛期要到了,他们一定要赶快搬走!”

本报记者 周立 左黎韵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天津根治白癜风的西医